这两天突然想起大学时常听的一首歌,达达乐队的《南方》,翻出来再听听。印象中好像知道这首歌的人比较少,但我觉得这首歌的感情很细腻,也比较喜欢这首歌的词。

       生长在南方,没有在北方待过,可能对于那种身在异乡忆“南方”的感触不是很深。但我想,对于美好事物的回忆与略带感伤的情绪都是共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回忆,是人类产生幸福感与痛苦的源泉之一。人们不是习惯性回忆,而是本能的会回忆起曾经的人、事或者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、与老友相遇的时候、或者只是看到某件物品,我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开始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多数的时候,我们只回忆美好的记忆,偏执者可能选择痛苦。可是不论是多么美好的记忆,忆起事固然甜蜜幸福,但遗憾和感伤常常也伴随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之所以是记忆,因为那些人和事往往都已经是过去了。在时间和世俗的冲击下,我们正在渐渐的失去什么。朋友、感情、事物,我们好像没有擦觉,但是正在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,我们就仿佛失去了什么。就像小时候给你带去乐趣的“跳房子”游戏,就像有些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外面的时间长了,每次回老家的时候,遇见邻里乡亲有的时候感觉特别不好意思,因为很多人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了。熟悉的土地、熟悉的森林、熟悉的瓦房、熟悉的人,可是记忆偏偏就漏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13岁以前的很多事都已经忘记了,唯独只是对几件印象深刻的事还保有一些模糊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多年以后的我,还记得我现在的样子吗?还能想起几个身边的朋友,还能想起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么?

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就像《南方》最后一句唱的一样“每天都 有新的问题,不知何时又会再忆起”。我们不可能一直沉溺与回忆,但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想起。

       比如,曾经喜欢过的某个姑娘。或者曾经做过的某件坏事情。

       PS:文人笔下的南方已经找不到了,只留于意向中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