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想去一次台北,去看一看台北的雨。冬天的雨其实并不那么让人心喜,只是想去认识一位叫做孟庭苇的女子。


    冬季到台北去看雨,是不是有一种浪漫的悲情色彩?孟庭苇轻轻地唱着:别在异乡哭泣。而异乡的我,在这个冷清的冬季,该如何才能够不忧伤?


    这座城市我并不熟悉,雨中的街道也日渐清静。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我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气息。或许我真该到台北去看一场雨,兴许能在那里遇见你。


    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,所有的东西都在淡去,包括我的忧伤我的寂寞、我所有的小情绪。你在二十年前留下的声音,二十年后依然叫我入迷。
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我,还在故乡的小溪旁,不知疲倦的追赶蝴蝶。二十年后的这个冬季,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,依然在轻唱老歌。只是曾经为你采摘的蝴蝶花,早已不知遗失在哪一个雨季。


    如梦如烟的《往事》,勾起我心中无尽的回忆。这样一个伤感的冬季,我内心也有了些许甜蜜。每个黄昏过后的夜里,都会忆起《白纱窗女孩》。


    女孩呀女孩,这个冬季为什么会如此的思念你?女孩呀女孩,为什么对你会如此的依恋?女孩呀女孩,如果去台北看雨,是否真能遇见你?


    女孩呀女孩,这个冬季我是如此的惆怅。叹息从前,竟不曾将你轻轻地摘。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》,我不该多做思量,不该如此犹豫,让爱情的手早我一步揽你入怀。


    这座陌生的城市,这个不熟悉的冬季,没有你躲过雨的屋檐。我是该去台北看一场雨。有一位女子,曾在那里多愁善感的发出一声叹息。


    台北的风中是不是有朵雨做的云?你曾经唱过: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,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。想你的时候,我心亦化成了一片云彩。台北的冬季,“云在风里伤透了心,云的心里全都是雨,滴滴全都是你”,化成回忆与惆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二月十四的台北,雨中是不是还夹着雪花?《没有情人的情人节》,该如何才能暖我心窝?独处陌生的街市,多少会有些落寞。这带着些许悲伤的旋律,该诱出多少心酸与委屈?


    这个有着些许忧伤的冬季,是要去一次台北。去时台北正下着雨,看不出《谁的眼泪在飞》。请不要问我,那是不是流星的眼泪。也不要叫我相信,流星会带来好运。


    其实我不想哭泣,在这个异乡的冬季。毕竟这么多年过去,往事早已飘散在风里。可是有没有人告诉你,《其实我还是有些在乎》?


    这么些年,我们早已走的太远,即使相见,也会没有话题。《你看你看月亮的脸》,它也在悄悄的改变。只是这么多年我未变,那位邀我去台北看雨的女之,也二十年不变。


    在冬季的末梢,我要去台北看雨,邂逅一位叫做孟庭苇的女子,谢谢她伴我度过这么多年。


    “如果我在今晚梦中能遇见你

     请拥抱我在怀里”。

 

    注:本文套用了孟庭苇的一些歌词,歌曲名单顺序如下:

    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   《往事》

    《白纱窗女孩》         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》

    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   《没有情人的情人节》

    《谁的眼泪在飞》       《其实我还是有些在乎》

    《你看你看月亮的脸》   《心电感应》



 
评论
热度(3)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