墓志铭

边城诗社:

文/依米花开

一只白鸟在梦里悲啼 
带入一丝祷告
梵香,唤我归去
我不语

我听见了哭声
海边低语,台风
咆哮
可是我看不见光

在墨色里我无处可藏
白色羽翼
是唯一的色彩
我仿佛看见了光明

飞起来了  像羽毛
大地
再也不能予我重量
丛林、沟壑

爱我、憎我的人
匍匐在大地
满脸悲戚
或者嘴角带笑

于是,我看见了土地
还有土地上新起的石碑
石碑上刻着:
他的离去或许是生的开始

 
评论
热度(5)
  1. M'attendait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依米花开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