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漫长夜 刹那年华

依米花开——重读旧作

时间札记:

文/依米花开

      夜已过半,喧嚣了一天的热土,终于归于平静。
      夜,短暂而又漫长。闭上双眼,进入梦的世界里。而你睁开眼时,或许天已大白,梦里年华,刹那相忘。一个夜晚,它就那么长,若是就那样拖着,久久不睡,或者,久久不能入睡,这样的夜晚是何其的漫长。
      而今夜,是一个漫长的夜晚。整个世界里,只剩呼噜声、头顶风扇旋转的声音,以及外面偶尔路过的脚步声。
      打开收音机,沙沙的声音,在单调的寂静里。也是如此的多彩。想起了以前常听的那个节目,名字很温磬,“相伴到子夜”。睡不着的时候,枕着主持人恬静流缓的声音,悄然入睡。
      而今,又是一个不眠夜,只是漫长依旧,却无余音相守。流沙在漏斗里一粒一粒悄然流动,年华也在不知不觉间移流,成沧海桑田。夜色不变,只是时光相错,人事已千年。
      窗外虽无明月,但这样一个静谧的夜里,总是引人思念。过往的断弦,在静悄悄的时光里,一一续接而上。这寂静的夜,轻缓流动如一首歌。从前的故事,在回忆的指间,轻轻的,一拨一弹于琴弦。古老的歌谣,就这样弥漫于夜空。
      不知是何时,泪湿了枕巾。缓缓的,流过于眼角的泪水,悄无声息的滑落。回忆,总是让人感伤。
      或许,这伤感并不只是苦涩。我想这伤感更多的是源自于过往的温暖。有一首歌,叫做《回到过去》,我们常常回想起过去。逝去的日子总是让人那么怀念,像是八零年代的流行金曲,经久弥留,越听越有味道。
      有时我会想,要是今天是明天就好了。若是这样,我每天都活在记忆里,活在美好中。若是这样,我就不必再回忆过去了,因为,我就活在过去了的陈年旧事里。
      可是今天就是今天,永远都有忘不了的昨天。苍老了的红颜,即使着上了妆,也再现不了年轻的脸庞。岁月在脸上的雕刻,不疼不痛,悄悄的不让人发觉。当青丝变成白发,当脊梁也弓了腰,掏出旧的相片,不知是否能寻得昔日的容颜。
      夜不再、夜不再!
      这夜,再也不是往昔的夜了。脚下的土地变了,眼眸外的天空变了,就连我的心思,也变了。秒针一秒一秒的转着,它转动的是如此的缓慢,让人不曾发觉时间的流动。而时光,早已在秒针滑过十二时,不知不觉的划过。
      在这漫长的夜里,蓦然回首,才发现,岁月也在我的脸上,打磨出纹线。天上的星星,是不是又换了一批?我熟悉的星座,从这里望去,是不是一如从前?
      这夜是如此的宁静,时光就是在这种寂静中,悄然消失。而这夜又是如此的漫长,难受的时候,恨不得给时光装上快进键。很多的时候,我们就像这样,任时光从指缝间悄然而过,打在我们的脸庞。
      望一眼窗外,远处有细小的灯火隐隐约约。电台里的沙沙声不知何时消失,只是再无熟悉的声音伴我到子夜。新的节目,叫做“子夜短歌行”。是啊,子夜是如此的短暂,行走的又是如此的匆忙。这漫漫长夜,虽是时光里的一节小流,却也是该好好珍惜的。

 
评论
热度(8)
  1. 依米花开时间札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依米花开——重读旧作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