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勒泰:属于你我的远方

    “我爱你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”

       我可能永远都说不出类似于这样的话,在遇见你之前。在遇见你之后,这些有时矫情、有时深情的话,还是说不出口。除非你也爱我。

       你不用说,我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也许我们应该一起去旅行,不一定是南边的海,不一定北上西藏。我们只是需要去远方,以及这中间的过程。包括行走、吃饭、所有面对的困难、琐事,以及所有的欢愉。

       像是我们以后要一起走的路,我们希望它越长越好。但我们目的明确,与你一起守护美丽与时光,也不畏惧困难、厌恶苍苍白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可以去阿勒泰,我也刚刚知道新疆有这么一个地方。它可能并不美丽,也可能别具风景。这都没有关系,它是一位叫做李娟的作家的故乡。阿勒泰就像我的家乡湖竹坪一样,泥土里满是深情以及所有成长的气息与痕迹。


湖竹坪的春:绿色植被环绕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我的,那些你不知道的往事,都在湖竹坪的翠竹、秋叶、溪水里。走在满是落叶的、总有轻风婆娑而过的森林里。面对斑驳散落的光影,待我一般,你也会爱上它。美丽不止于风景,你也触摸一下我那,远离浮躁、安静的、最初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你也带我,去属于你的阿勒泰呢?7岁以前的事,你可能不太记得,但一定有人抱过你。那些叔叔、阿姨,或者爷爷奶奶,一定很乐意与我分享你的趣事。抱过你的那片土地一定满是温情与甜蜜,也肯定会渗满泪水。走进你的阿勒泰,我会把你抱的更紧一些。更真实的触摸你,而不是虚无与幻想。


湖竹坪的秋:大地泛黄

        十三岁以前,我只淌过小溪、进过深山、爬过干了的田埂。觉得上山砍柴都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,并且那么理所当然。现在如果让我去,可能一时半会儿是接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十三岁以后也没经历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故。有的人在十三岁的时候可能就周游各地、或者学习各种有趣或者无趣的才能,并且也是过得理所当然。我只是在十三岁的时候,从柔软的泥土中,闯进了坚硬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不用砍柴,也不用面对泥土,与工作相关的事并没有让我觉得很快乐。但也并不沮丧。这是生活,是时光与社会的推进。也多亏如此,才能在远离阿勒泰的地方遇见你。


湖竹坪的冬:冰霜与云海

       前面的十年,或者前面的二十年,在时事的变迁下你可能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不同的事。那些往事里并没有我,或者会有的我的影子,像是这一代人所独有的印记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以后我们的孩子,也将会走一条与我们不同的路。一条富有后时代特色的路,或许看不见蓝天白云,鲜花也不再开放。这都没关系,他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
 湖竹坪:藏起来的山与木

       李娟散文集《我的阿勒泰》开篇第一章题目是《我所能带给你们的事物》,讲的是一些琐事,平淡却不乏味。我反复读了几次,阅读心越暖。

       我所能够给你的,或许并不多姿多彩,并不能够有多浮夸炫目,甚至也讲不了几句甜蜜的情话。我所能够给你的,只是最朴素的生活,像我们的父辈一样,彼此扶持,相携到老。


湖竹坪的山峦

       以后我们会生活在哪里呢?多姿多彩的深圳、广州?或者同样多姿多彩的湖竹坪?抑或是那个叫乐安的小县城?不管是在那,只要有你有我,便是属于你我的阿泰勒。远方是我们可期的温暖时光。

记忆是漫无边际的潮水

文/依米花开

       每一天,都有可能会遇见很多人,但并不是每一天,都会有新的故事发生。上班、下班、吃饭、睡觉,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单调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孤独,但我想大多数人都在忍受孤独。在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街角、陌生的这一切,唯有这夜色是那么的熟悉。


       远处的霓虹灯已不再闪烁,失去了原本的色彩,偶尔传来的狗吠声,与来自心底的呐喊,遥相呼应,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听得见。

       你开始想要一个朋友,思念在故乡亲人。记忆像是漫无边际的潮水,滂湃朝你袭来。你措手不及,泪流满面。


       前面的二十年,你记住一些人,也忘记一些人。如果让你用笔写,你能写出多少个名字呢?名字背后的那些故事,又能回忆起多少呢?

       又有几个人记住了我,以及曾经与我发生过的那些故事。这子夜时分的寂静里,会有人在想我吗?


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也不见有人给我写信。在普通的日子里,也没人给我带来问候。说起来,也只能怪自己吧,从来没有学会,主动去关心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感情的付出,怎么敢奢求无缘无故的爱呢。世界大抵是公平的,就连感情也不意外。


       也许,只有父母每天都在想你吧。关心你的生活,担心你吃不好,怕你在外面受委屈,帮你规划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爸、妈,其实一直都想对你们说,我也想你们。


       前天晚上的时候,微信里收到一位多年未见的朋友发来的信息,内容只有两个字:晚安。

       我莫名惊喜。原来还有人记得我,还有人在远方对我说晚安,还有人把夜色里的温暖传递与我。

       聊了几句后,她解释说,是在清人,在确定她还在不在我的好友里面。


       以前是,现在是,但以后可能就不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原来,这不是问候,原来晚安,也是一把锋利的刀。原来这一切,不过一场空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我不喜欢微信聊天,不喜欢QQ聊天,不喜欢发短信。我可能学不会,在虚拟背后揣摩真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生涩的原声 荔枝FM 《记忆是漫无边际的潮水
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