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,请静静的读

依米花开在子夜,时光它刚好走过。

时间札记:

文/依米花开

      四十岁的人或许会感到时间不够用,而过了六十,时间又是如此的匆忙。我现在二十刚出头,正值青春年少,对于时间的把握,却总是摸不透。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回答的。反正只要别人问:你多少岁?我只回答:我八九的。我从来不回答我多少岁,因为我自己也常常不知道。我只记得我出生在那一年,现在是那一年,却从没算清过中间隔了多少年。这太难算了,十个手指头要扳好几次,还有虚岁和实岁。

      小时候,十年过一次生日,这样算起来简单,我现在过了两次。可现在年轻人大多一年过一次生日,我也是每年都过。到了最后,却不知道过的是多少岁的生日。很多次朋友生日,却不知道多少岁,又不好意思问。不知道就不知道呗,反正是生日就应该快快乐乐的过。

      时间是什么?对于年轻的大学生来说,时间就是睡觉、发呆、游戏,和那条手牵手漫无目的的路。这样说或许太颓废,可事实大多是如此的。对于我们来说,时间它不是一条河,而是湖,说的刻薄点,就是一滩死水。

      或许只有到了毕业的时候,我们的青年才会感觉到时间的暗潮是如此的汹涌。中国的学生大抵只有三次感觉到时光飞逝的瞬间。小学毕业时还太小,什么都不懂。初中毕业时,我们想起老师教我们的那个词组:岁月如梭。高中毕业时与初中毕业时相差无几,只是感情较为激烈,简单点说就刹那二字。大学毕业时就感觉有点如梦似幻了,往事不堪回首,唏嘘不已。年少者要是发现了时间的流逝,也是伤感的,且后悔不已,没有好好珍惜时光。然而年少后门往往加有“轻狂”二字,于是,我们年轻的朋友带点小倔强的脾气劝慰自己:不后悔。继而再次扑腾到时光的长河中去。

      你必须承认,时光它确是一条长河,而不是一滩死水。作为河上的一叶扁舟,你不要妄想会在一个地方永远的停泊。

      从童年到青年,甚是短暂,一刹而过,因为时间对于你来说,是无意识的。就像白天比之黑夜一样。白天和夜晚大多是差不多长的,然而白天过起来甚是漫长,而夜晚是如此的短暂。有时甚至是短暂到睁眼和闭眼之间,因为睡梦里尼是无意识或者说是潜意识的。所谓,一梦十年。

      如果说,到青年还是黑夜,那么中年就是白天了。我年岁虽未及中年,但我能感觉到中年的漫长。中年大抵是成家立业了,作为一家之主,你就不再完全属于你了。在有限的时间里,你必须完成你父母、伴侣、子女的事,你心无旁骛。你无需叹息时间它流 的太急,你只会感叹时间的漫长,因为这这拼搏可以让你疲惫成折磨。

      岁月它是一把刀子,会渐渐的在你脸上打磨出纹线。这纹线就像一粒石子打进平静的河里漾出的水纹一样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条河最终都能汇入海洋,但我知道,时光这条河,对于个人来说,都犹如生命力一样,都是会慢慢的枯竭,直至苍老死亡。

      到了那个年岁,或许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忆。我见过太多的老人,一个人空守在寂静的小屋。他们孤独吗?幸而有回忆。

      从记事的那天起,往事的点滴如蒙太奇手法表现的电影。那种节奏,缓慢而匆忙,充满甜蜜的哀愁。

      时间对于老人来说,只是一部拖长且漫无目的的电影。这部电影让我们再次的回到了岁月的长河,这条河时而平静时而急湍。然而不管怎么样,生命里需要浪花。

 
评论
热度(12)
  1. lxyctc时间札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在无人De角落 流泪时间札记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依米花开时间札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依米花开在子夜,时光它刚好走过。
© 依米花开|Powered by LOFTER